勝出绝赞热恋中!!!

总之,我希望爆豪胜己和绿谷出久快点结婚。
我只想亲亲我的绿谷出久。

【原著风微邪瓶】经年·上

我对闷油瓶怀有不同的感情。

其实我早在云顶天宫时就已发觉。并不是偶然,所以当他在所有事情结束后来找我道别时,我心里是惶恐的。有那么一瞬间,我觉得自已快疯了,心里的感情抑制不住的翻腾着,我脸色惨白的看着闷油瓶,生怕自已一个没忍住就会伸手去拉他,将他压在身底狠狠贯穿他。但我仍是抿着唇,死死盯住他,手心里却全是冷汗。而闷油瓶则一言不发地看着地上,隐藏在阴影背后的脸看不出表情。

我总觉得自已挺矫情的,一天到晚不知到在那瞎琢磨什么,这个局是我自已执意要踏进来的,如果说当初我还有什么后悔的话,那么现在则因为某个人也觉得没什么了。“你的局,未必是小哥的局。”胖子的话依然回荡在我耳边,从当初发现这点心思时,我非常惊讶,却也只是惊讶,不是苍白着脸去质问闷油瓶,也不是发了疯的大喊大叫,我心里很冷静,也很清楚自已在想什么。—这也许很可怕,就像我小时候三叔给我讲的一个故事,沙漠里有一种蛇很可怕,具体叫什么也无法考证,只知道那东西阴险的很,假意对你温顺,背地里却咬你一口,欲至你于死地。“嗯,就像那农夫故事里的蛇,你知道吧,所以你如果以后去沙漠的话可千万要小心这东西。”三叔笑着对我说,眼睛里却闪着冷冷的不知什么的光芒。我带着三叔的面具,面表无情地想。在这个血腥的真相里,我不知多次被人推到悬崖边,又多次被闷油瓶救回。甚至我都不敢看他那双眼睛,说到底也是我一个人在执迷不悟,我的面前就有一面镜子,里面闷油瓶就站在那里冷冷看着我,仿佛嗤笑我这一点小心思。那时在沙漠,闷油瓶就睡在我旁边,我盯着他出了神,有那么一刻,我突然觉得很不安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【TBC.】
补档。下篇马上_(:_」∠)_

评论

热度(7)